南宁市禁毒委员会欢迎您!
您的位置:首页 > 戒毒治疗

用音乐带领吸毒青年走出泥潭

发布时间:2020-08-10 09:51   来源:中国禁毒报   作者:南宁禁毒
 

21岁的阳光(化名)因吸食冰毒被责令强制隔离戒毒两年,期满解除后,他参加了社区康复。可就在社区康复进行了1年左右,阳光的女友提出与其分手,这使阳光备受打击,陷入情绪低谷。家人生怕阳光因此走上复吸之路,于是开始限制其外出,并求助社工。

社工立即介入,发现阳光不愿意与陌生人接触,且认为自己是一个无用之人,只能连累家人,人生毫无价值。社工努力创造让阳光感到足够安全的专业关系,鼓励他自由表达所有的情绪,尊重他解决问题的能力,肯定他每一步的改变。同时,社工运用了非指令性技巧,如真诚一致、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和同感等,这些更加让阳光感觉到社工与他之前接触的人不一样。从愿意打开心扉开始,蜕变在阳光的人生里悄然发生了。

音乐划破黑暗

社工与阳光母亲取得联系后,前去家访。第一次见到社工的阳光,习惯性地躲在角落里,内向、害羞,每次回答社工的问题都低着头,不敢直视。看到正值青春年华的阳光却像背着沉重的枷锁,随时想着缩回自己的世界里面,社工有点心酸。社工从阳光母亲那里了解到阳光很喜欢周杰伦的音乐,于是在第二次家访时带了一张周杰伦的唱片送给他,他很吃惊但是还是很开心地收下了。

社工问:“知道我为什么送你这张唱片吗?”

阳光摇头。

社工说:“因为我也喜欢这张唱片。我猜你最喜欢的是《蜗牛》这首歌吧?”

阳光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社工说:“你也裹着重重的壳在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看到你的脸?”

社工引导阳光将对过往经历的感受投射在歌词中表达出来,让他感受到社工完全懂他,大大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面谈到第八次的时候,阳光突然跟社工说:“你跟我以前的朋友很不一样,你不会把我们之间的谈话告诉我家人,所以我现在相信你了。”接着他又问社工:“你觉得我妈妈对我还会抱有希望吗?”

社工想了想,反问他:“如果用一首歌来形容,你觉得哪首歌曲更加符合你妈妈?”

阳光想了想告诉社工:“我觉得《菊花台》很像。”

社工点头表示理解,说:“你觉得她已经对你绝望啦?”

阳光用力点头,把头低下去,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在抽泣。

阳光尽情宣泄压抑在内心的矛盾,在社工面前卸下防御面具,开放自己,完全接纳了社工。

走出家门当上志愿者

“周杰伦其实很幸运,他遇到了他的伯乐——吴宗宪,给他机会还带他走了很远,让他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做得更好。”阳光说道。

社工问:“你觉得周杰伦最幸运的是什么?”

阳光回答:“是机会,因为有机会才有了他之后的辉煌。”

社工又问:“如果他没有走出家门,一直宅在家里,能遇到伯乐吗?”

阳光赞同地点点头,接着说:“我也想出去走走,可是我不知道走出去干什么?你能陪着我吗?”

社工立即表示肯定,并赞许地点点头。

阳光是周杰伦的粉丝,对周杰伦的故事非常熟悉,包括周杰伦生活和工作的点滴。社工引导其讲述关于他心中偶像的更多故事,其实也是在其内心唤起觉醒意识的过程。为了鼓励阳光能像偶像一样找到自己的伯乐,社工邀请其加入到志愿服务行列,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家人的支持又回来了

阳光总是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余无用的人,不仅连累了家人,还浪费了社会资源。他的这种消极的自我认知,很多时候是源于父母的影响,父母常在他面前叹气、摇头,有时候还当着他的面说:“你呀,以后我们都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呀?” 

社工问阳光是否愿意分享一下自己与家人间的故事,他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我跟家人之间困扰的事情很多,比如他们很嫌弃我,对我很失望,不,是绝望,认为我一无是处等,而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社工接着问:“哪些事件让你有这样的感受?”

阳光说:“比如有一次我生病了,他们对我不闻不问。如果换成以前,他们都是很紧张和关心的。不过也怪我自制能力差,让他们一次次失望。我觉得我做事情需要有人拉一把,特别是戒毒,需要家人的支持。”  

社工说:“听起来你似乎害怕得不到父母的赞同,当你把别人对你的意见看得比自己的意见还重要时,就很容易就他人左右。”

阳光说:“是的,我从来都认为别人对我的评价是对的。所以很在乎他们的看法,特别是父母的看法。”

社工说:“那你由此获得的感受体验如何?想过要改变吗?”

阳光说:“非常不好,好像活在别人的影子下,不断去取悦别人,但是又达不到要求,就会不断地去否定自己,更看不到自己有什么用了。我想改变,但是不知道从何做起。”

听到阳光的这番感悟,社工赞许地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阳光与父母长期缺乏沟通交流,如今正常的沟通对他们来说时常显得有些尴尬。于是,社工鼓励阳光每周给父母写一封信,让父母知道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同时,社工告诉阳光的父母,戒毒成功的最大动力来自被爱和被关怀的内心感受。通过多次交流,阳光的父母表示很愿意与社工一起为阳光作出努力和改变。阳光的父母一直坚持给阳光回信,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和谐了很多,一家人偶尔会一起出去吃饭聚餐,甚至还会组织更大范围的家庭聚会。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为了进一步走出自我,与外面更丰富多彩的世界接触,社工鼓励阳光参加社区演出,阳光欣然接受了邀请,在社区举办的晚会中演唱了歌曲《千里之外》。活动结束之后,阳光告诉社工,他感觉自己跟其他居民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特别享受自己目前的状态。

阳光说:“我最近的感觉好了很多,不再会花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而是有目标地尝试做了一些喜欢的事情,比如练歌。”

社工说:“那你觉得自己还有哪些进步?”

阳光说:“我觉得自己独立了很多,我仍然希望家人和朋友赞成我现在做的事情,不过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也没有关系,最重要是我觉得自己不是一无是处,甚至觉得自己有时候还不错。”

社工说:“你看起来真的很好,更有自信了。”

阳光说:“是的,我感觉自己开始学会自我欣赏,这是不是就是接纳自我?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我很喜欢。”

此刻,社工赞许地为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随后,社工走访社区企业,寻找资源帮助阳光就业。社区物业管理公司听了阳光的故事之后,表示不介意他的经历,愿意为他提供工作机会。目前阳光已经上班一年多了,他一边努力工作,一边坚持自己的业余爱好——唱歌。如果时间允许,阳光有时间还乐于到戒毒所、学校去分享他的故事,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故事让更多的人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作者系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彩虹社工服务中心督导、光明区公安分局禁毒社工督导、华东理工大学在职社会工作硕士

主编点评

本案例中,社工找到了服务对象的兴趣点——音乐,以此为突破点与其逐步 建立起专业关系,将其情感、体验投射在歌词之中。从最初社工问,服务对象只 用肢体回应,到他能主动向社工吐露心事,充分体现出社工秉承的真诚、尊重的 价值理念和运用相关服务技巧的成效。在此基础上,社工进一步鼓励服务对象 大胆地与外界接触,提高自我认知能力,主动与父母沟通,形成良性的亲子互动, 最后在参加志愿服务中寻找到自我价值。与其说这是一个帮教案例,不如说是 社工陪伴帮助服务对象成长改变、实现自我的一趟生命旅程。


打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