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禁毒委员会欢迎您!
您的位置:首页 > 戒毒治疗

【戒毒故事】吸毒者自述:妈妈的“铁笼”

发布时间:2020-05-06 11:25   来源:中国禁毒   作者:南宁禁毒
 

2010年,当我最后一次走出戒毒所后,我第一时间跑到妈妈的坟前,抱着冰冷的墓碑告诉妈妈:“妈妈,您不孝的儿子回来看您了,我已经改过自新,妈妈,您能不能再爱我一次……”

母亲的爱

35年前,我出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利通区郭家桥乡吴桥村一个幸福的家庭。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因心脏病不幸去世了,为了我,母亲没有改嫁,含辛茹苦地把我拉扯长大。

我在母亲的疼爱中成长着。那时的我每晚在台灯下书声朗朗、写写画画,母亲拿着针线,轻轻、细细地将母爱密密缝进我的衣衫。妈妈是个要强的人,总是怕我比别人家的孩子生活方面差,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好的都给了我,尽一切可能弥补我所缺失的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一张张奖状覆盖了家里斑驳陆离的土墙时,我也像春天的翠竹,噌噌地往上长。


禁毒社工与本文主人公交谈


堕入毒窟

望着高出自己半头的儿子,母亲眼角的皱纹也溢满了欣慰的笑意。可是这样简单平静的生活却在2005年戛然而止——我染上了毒瘾。母亲因为长年的劳累和无法接受我吸毒的噩耗病倒了,原本温馨的日子被打破。因为吸毒,我不但把家里的积蓄败光,连房子也不得不变卖,一家人搬到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破败出租屋里。

后来,我被公安机关抓获强戒。强戒出来后又复吸,并勾结村上几个有吸毒前科人员,偷街坊四邻家的东西,盗窃外村人的摩托车、自行车……贩卖得来的钱供自己吸毒。而我的母亲受我的牵连,在村里村外经常遭人骂。“别人养儿防老,可自己的儿子已经把全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母亲无颜面对邻居们,干脆不出门,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那时候别人家过年都有鸡鸭肉吃,而我们家的东西都被我偷光卖钱了,大过年的连一只鸡都买不起,也不敢向邻居借钱。经常有邻居到我妈面前告我的状:你儿子在市场上卖偷的羊……妈妈一次次在我面前哀哭,苦苦劝说我不要再吸毒,可我摆脱不了毒瘾,还是我行我素。 


铁笼戒毒

为了彻底让我远离毒品,重病缠身的母亲找人制作了一个大铁笼,然后强行把我关了起来。每一次当妈妈来送饭的时候,我都会苦苦哀求她把我放出来,甚至用力以头撞铁栏。即使我的头都撞出了血,母亲还是不放我出来,就这样我在铁笼里面待了一个月。

一次,我以吃水果为由骗自己的小外甥拿来一把刀,深夜时把铁笼打开后逃跑,去寻找我满足毒瘾的“粮食”。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当母亲听说我跑到外村吸毒时,冒着大雨发疯似地追过来,推开门看到我躺在床上吸毒的样子,她大叫一声后昏倒在地上。愧疚不已的我将母亲唤醒后,又一次重复了那句话:“妈,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再也不吸了。”妈妈将我带回家,再次将我关进大铁笼,这一关又是两个月。

两个月后,我告诉妈妈我把毒瘾抗过去了,她相信了我,把我放出了大铁笼。可毒瘾哪有那么好戒?很快,我再次重蹈覆辙。妈妈发现我还在吸毒时,她毅然走进派出所报案,将我送进了戒毒所,并告诉我:“妈妈已经尽力了,以后就让政府好好地改造你吧。”


破败的屋里,母亲已不在


妈妈走了……

在我强制戒毒的第二年,家里传来噩耗——妈妈走了!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和我最亲的人离开了我,带着对我无尽的遗恨走了!我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妈妈啊!您还没有看到我戒除毒瘾走出戒毒所的样子……妈妈呀!您的儿子已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请您睁开眼再看我一眼吧……”

我常常望向家的方向,脑海中都是妈妈和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反复播映着,眼泪一次又一次地流淌。好想妈妈再骂我一次、打我一次。

我曾经吸毒5年,近几年,禁毒专干和乡政府为我解决了住房和就业问题,多次的教育和帮扶也让我克服了毒瘾,更明白了母亲当初的良苦用心。到现在,我已经10年没有沾过毒品,是我的母亲让我幡然醒悟,是禁毒专干把我从毒品的深渊拉回。

可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是,我因为吸毒竟连母亲过世都没能守在她身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心如刀绞、懊悔不已!母亲给了我生命和我需要的一切,我却只给了她痛苦!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坚守信念,重新做人,用自己的余生报答母亲的恩情,报答国家和社会的关爱。


打印
分享到: